信息化审计初显震慑力

  W020160323352942985566.jpg

    有人名下有一辆车,但在信息登记时却没有申报;有人一家四口,房屋居住面积达到106平方米……工作人员通过计算机联网系统输入查询条件后,名下有汽车、住房面积较大、领退休金、家庭收入超标等等保障房申请不符合条件者的信息,全部在屏幕上标记出来。

  这是审计组的工作人员为记者演示数据筛查平台的一幕。目前设在长春市民政局的这一信息比对平台在审核保障房申请家庭和低保申请家庭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由于社保、工资、税收等信息实时传递到这一平台,大大压缩了弄虚作假的空间,侥幸蒙混过关者也因此大大减少。

  在社保审计领域,信息化审计更是不可或缺的手段。审计署社保司负责人告诉记者,社保基金数据量庞大,过去需要审计人员到现场人工采集数据,再恢复到计算机服务器上进行比对分析。在这个过程中,还涉及到数据表名称和字段代码编译的事务。这种模式不仅效率较低,而且易出差错。实现联网审计后,相关的数据自动传输到审计数据中心,也不再需要过去复杂的数据转换,审计人员直接使用生成的基础表就能审计。

  联网审计的广泛应用,使得审计监督的效能大幅提升。正因为审计手段的与时俱进,审计监督在惩处腐败、推动改革、确保政令畅通和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等方面发挥了更大作用。联网审计的震慑力正日益突显。

  在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看来,审计信息化建设,为全面提升审计能力和技术水平,推进国家创新体系建设,更加有效地发挥国家审计在推动完善国家治理中的作用奠定了坚实基础。

  信息比对让不合规者出列

  审计署副审计长余效明指出:“社保审计资金量大、涉及面广、涉及人群多以及相关部门信息化管理程度日益提高等特点决定着在社保领域有条件也必须广泛地、深入地开展计算机审计。”对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跟踪审计,是信息化审计的生动案例。

  面对数量巨大的保障人群,如何确认谁符合条件谁不符合条件呢?入户调查是其中的一个手段。“但这种审计,能查的范围很小。”审计署派出吉林的审计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即使动用各种审计力量,一次审计能查3000户就不错了。按照2011年吉林36.27万套的开工任务算,审查的3000户对象还不足总数的1%,覆盖范围有限。

  不仅如此,审计人员表示,即使入户调查,由于情况不熟等原因,也很难查出问题来。“比如他家有一辆车,你查的时候不开回来你也不知道。或者隐瞒了家庭收入,爱人上班不告诉你,你也不知道。”

  在保障房分配中,保障房申请家庭的条件都会进行公示,但公示所能达到的效果也很不明显。一位住房保障部门的干部表示,“在城镇居住的居民,同一单元里可能彼此都不认识,公示了家庭情况,即使有不符合条件的,其他居民也不一定了解。彼此很熟悉的,可能又碍于情面。所以公示中少有接到举报的情况。”

  审计署派出吉林的审计组审计人员告诉本刊记者,保障性安居工程点多面广,涉及千家万户,给传统的人工审计带来巨大挑战。要在千万户家庭中采取传统的手工审计和入户核查方法,不仅工作量大,准确性差,而且覆盖面小,有限的抽查很难得出全面客观的审计结论。

  为了在有限的时间内提高审计效率,降低审计成本与风险,审计组在保障性安居工程审计中广泛采用了计算机审计手段,并不断深化改进,取得了较好成效。

  具体操作上,审计人员创新计算机数据比对核实方法,以住房保障对象的姓名及身份证号码为主要关联条件,将住房保障系统登记的基础信息,与车辆管理、房屋产权管理、税务工商等部门登记的车辆、房屋、纳税、企业注册登记信息等进行比对,以核实保障房的申请对象的财产和收入是否符合保障房准入标准。

  “此种方法帮助审计人员在较短时间内有效审核出了不符合条件的家庭享受保障性住房等问题。”审计人员说。

  在审计工作的基础上,审计组对长春市低收入家庭认定工作提出了整改意见,促成长春市建立了包括户籍管理、车辆购买登记、房屋产权登记、工商税务登记等数据在内的数据比对信息系统。由此,信息化审计所采用的手段正式被移植到当地政府部门的管理中。

  得益于信息化审计的推动,长春市2012年不符合条件享受保障性住房家庭的数量较上年明显下降,降幅达75%。

  摆脱审计的“刀耕火种”模式

  “要审时度势,清醒看到加快审计信息化建设是适应信息科技高速发展的必然选择,不发展信息化就要被时代所抛弃。”在一次会议上,刘家义这样告诫各地审计干部。

  从现实看,信息技术正以空前的影响力、传播力和渗透力,不可阻挡地改变着社会的经济结构、生产方式和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随着国民经济信息化水平的不断提升,国家电子政务得到快速发展,审计信息化建设也需要努力适应、快速跟进。

  刘家义认为,在此趋势下,被审计单位不断采用新技术,信息系统日趋复杂,数据量急剧增长,要求管理者和被管理者、审计机关和被审计对象所使用的工具手段必须处于同一个量级,才能相互适应,形成有效的监督制约关系。

  “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没有审计监督的信息化,没有审计管理的数字化,无异于新形势下的"刀耕火种"。如果无法在信息化的潮流中趁势而上,就可能被时代的浪潮所淘汰。我们必须牢牢把握住信息化的先机,努力抢占审计发展的突破点和制高点。”刘家义说。

  与新形势对审计工作提出的新要求相比,审计工作除了任务繁重和审计力量有限外,还面临着信息技术快速发展与复合型人才结构短缺、现有技术水平难以满足海量数据处理需求两大矛盾。应对这些挑战,刘家义认为,出路只能是加快审计信息化建设,通过信息化、数字化,提高审计监督能力、过程控制能力、决策支撑能力和机关事务管理能力。

  日益繁重的审计任务对审计工作形成的“倒逼”压力,以及适应形势需要、转变审计发展方式的要求,都使得审计署把加快审计信息化建设摆在了重要位置。一些重大专项审计能够在短期内完成,正是得益于信息化审计手段的支撑。

  一个直观的例子是2013年开展的政府性债务审计。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审计部门共审计62215个政府部门和机构、7170个融资平台公司、68621个经费补助事业单位、2235个公用事业单位和14219个其他单位,涉及73万多个项目、超过245万笔债务。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如此庞大的工作量,没有信息化支撑是不可能实现的。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998年组织的全国粮食财务挂账的清理审计,审计总金额2700多亿元,因为只能靠手工来做,动用了5.7万人耗时9个多月才完成。

  “从这些年情况看,凡是审计工作搞得好的地方,审计信息化建设发展很好,对审计信息化重要性的认识也比较到位;凡是审计信息化建设搞得好的地方,审计工作成效也比较明显。反之,凡是认识不到审计信息化建设重要性的地方,审计信息化建设搞得比较差,就进而影响到整个审计工作水平的提高。”刘家义说。

  对违法犯罪形成有力震慑

  “盘点近十几年的审计实践,很多隐患是靠计算机审计揭示的,很多大要案线索是靠高科技手段查实的。可以说,没有审计信息化的快速发展,就不会有审计工作大有作为的今天。”审计署副审计长石爱中这样评价信息化审计的成果。

  他进一步指出,在审计信息化建设的推动下,“十一五”期间,全国审计机关在人员编制基本不变的情况下,审计单位数量增加14.6%,通过审计促进增收节支增加327%,移送案件线索提高109%,促进完善各类制度增加40%。  

    国家审计依托现代信息技术和方式,可以通过对执行系统相关信息的有效获取,各类信息的综合分析,对重大问题、管理漏洞、突出矛盾及潜在风险的揭示和评估,实现审计信息向执行系统的快速反馈和整改跟踪,向决策系统及时提出完善体制制度机制的建议。

  以金融审计为例,审计部门研究开发的金融审计数据分析平台,由总体分析、查询分析、预警分析、线索追踪、系统管理五大模块组成,系统功能强大,几乎覆盖银行所有业务。

  审计署金融司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近3年来,共查处各类重大经济案件线索90多件,其中,查处涉及债券交易、网络赌博、虚假发票、高利转贷、非法集资和资金异常流动等非传统骗取贷款类案件占金融审计查处全部案件的比重为75%。

  具体到2013年,审计共发现商业银行、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内部人员利用职务便利违规操作、侵占挪用国有资产、输送巨额利益以及严重失职等案件线索十余起,涉及金融机构高管人员和工作人员两百余人。

  “在信息化已经成为经济社会活动中重要的工作方式、生活方式和管理手段的情况下,要依靠信息化解决好为什么审计、靠什么审计、如何推动国家良治善治的问题。”石爱中表示,今后将进一步增强在信息化环境下查错纠弊、揭示犯罪、规范管理的能力,为实现国家良治提供更为有力的信息技术支撑。

  此前在部署2014年的审计工作时,刘家义就明确提出,要努力实现审计监督“全覆盖”,依法使所有公共资金、国有资产、国有资源都在审计监督之下,不留盲区和死角,不断增强审计的威慑力和实效性。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0 河南中审科技有限公司